一次感人的经历——记大化县雅龙乡之行

发布日期:2010-04-23    来源:本站原创    作者:李宁健    编辑:admin    点击数:

 

总是这样给春下定义:等闲识得东风面,万紫千红总是春。

但一次毕生难忘的经历,却让我对天嚷道:“春!你在哪里,为何春雨不连绵,燕子不归来?”

一次感动却不能够流泪,疲惫却夹带着快乐,感动和希望并存的心灵旅行——为雅龙乡中心小学赠送抗旱物资。

百年不遇的旱灾,土地干裂,那一条条裂缝犹如满身疮痍的老树。

清晨,伴随着南宁灰蒙蒙的天空,夹带着混着泥土气息的花香出气。沿途的风尘仆仆却早已忘却。

车在狭窄的山路上缓慢爬行,它疲惫地大口大口喘粗气,冒着热汗。

路边的农田张着大嘴巴,似乎在祈求着什么。只要划一根火柴,它就可以熊熊燃烧,一直烧到天边、映红晚霞。

“欢迎,欢迎,热烈欢迎!”车还没有进校门,就听到整齐有序的欢呼声。

一切都似烙印刻在心头,从来不会忘记。

当一个修五尺有余的高中生对一箱箱矿泉水感到沉甸甸时,一个不足一米的农村小孩背着它径直飘过。

当全壮乡最优质的资源——最好的老师,最优质的硬件都似水往低处流一般汇聚,我们却忽略排队,一群面对着铁青的脸的群山的农村小孩,井井有序。

当人高马大的我们对老师的谆谆教诲视作啰嗦,对未来丧失了希望;在山的那边,依然是山,铁青的脸,他们满怀希望,自诩要托起明天的太阳。

我不禁打了个寒颤,全身血液仿佛冰冷、凝固,心中仿佛有很重很重的铅石往下压,我悄悄转过身。

感动依然在继续。

东方刚露出鱼肚白,不,冬天,我坚信还是万籁俱寂。伴随着稀落的晨星,露水打湿了他们的裤脚,脚冻成血一样鲜明的颜色。“每天由鸟儿歌唱,不也快乐吗?”

每天重复的是单调的饭菜——白菜、猪肉——说是肉水更恰当吧。那上面漂浮着的一星半点,或许,我们平时浪费得更多。

黑夜给了他们黑色的眼睛,而他们却用它来寻找光明。

不经意间瞥见一个小女孩孤独地在角落伫立。一身漂得发白、发皱的长衣,卷起裤脚,瘦小而憔悴的脸蛋衬着干枯而泛黄的长发。

开始的害羞随着时间的流逝似炊烟被风吹散。在谈话中,我意识到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女孩。

得知她学习成绩名列前茅时,我自然而然地问她想去哪所中学。

“南宁……”但她好像被什么割到舌似的,戛然而止。

我心头猛一震,意识到某些东西。我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捏了捏她的嘴边:“小妹妹,不要害怕,有什么事告诉哥哥,哥哥会帮助你的。”

“我爸爸……病了,我……妈妈外出务工……”泪水在她眼眶中打转,饱满晶莹,映出彤红的晚霞。

疼痛而不流眼泪,或许是最疼痛的吧。我深知:我作为大哥哥,必须对他们表现得坚强,否则,让他们如何有勇气面对生活,面对明天。我把眼泪往心底压。

“小妹妹,困难是暂时的,但我们必须勇敢走下去。珍惜所有,明天会更好……”我已经快说不下去了。

时光东逝去,几度夕阳红,自古多情伤离别。

大家都抱成一团,互相诉说着不舍。但渺小的车还是再一次在山路上缓慢爬行。山路边,每个孩子都挥动双手,“再见”似乎显得苍白无力。车从每一个孩子旁滑过,孩子,后退,缩成星星一般大小,接着消失在逶迤的山路中,消失于群山怀抱里。

“叔叔,每遇见一个孩子,能开慢点吗?好让我多看他们一眼……”一位同伴噙着眼泪说。

现在,我又身处于二者的绵绵细雨中,二中的花依然烂漫着。那孩子们教会了我很多:我会走得更稳定、更坚定、更无悔。

那孩子们的热情、勇敢,他们稚嫩的肩膀过早地扛起本不属于他们的重担——那是家庭、社会、国家的重担。他们定能托起明天的太阳,挺起民族的脊梁。

让我们共同为他们祈祷吧:苍天啊,您把甘霖洒到雅龙乡吧,把春风吹到雅龙乡吧,不要让春风不度雅龙乡,那里需要暴风雨,我求求您了,上苍!

高一(16)班   李宁健